树树

现居魔道第五【凹凸只写金凯】!!写写文什么的( ॑꒳ ॑ )哦那个……是忘羡女孩哦

惊!恶龙先森以收养名义拿下小殿下……(2)

龙安【骑士哒哒!!!】×皇子雷【人类小孩:-D】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爸爸

#供奉尊贵的雷煌三殿下以示对龙族的“友好”鸭!~是所谓国度之间的和议了。

(呜呜前一篇写的很草都没提起这俩戴兜帽遮雨的事(′゜ω。‵)    跪下求原谅jpg.)

【烛宴】

旷大幽暗的城堡里回荡着脚步声声,“哒哒哒……”更显得堡里充斥着孤寂的声音。黄金制成的楼道也没有昔日蛊惑人心的澄金色泽,每一处都显得那么灰暗,墙壁上的壁画都已经被时间泯灭了。

很显然,这座城堡……

很久没有打扫了。

小雷狮的余光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座城堡,绛紫色的眼睛里是警惕和不失的沉稳。但很快,雷狮也没了兴趣,毕竟这城堡真心没有哪里让他有半点兴趣,平平淡淡,俨然就是一座经久而衰的古堡。

伸探的小脑袋甩了甩,重新戴起掉落的黑色兜帽,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很久过去了,仍是一片寂静。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里?”大概是太安静了,雷狮闷闷地说了一句,包在兜衣帽里的小团子已经不耐烦了。

“雷狮三殿下。”

这声“平常的招呼声”压得又低又磁。薄唇轻启,温柔的话语脱口而出,感觉害怕不起来了,甚至有些安心。

言而总之,小雷狮的警惕减少了些。
走在前边的雷狮转过头,看向安迷修快要隐匿在深蓝兜帽里的精致又俏的脸庞。雷狮勾唇笑了一下,心道,这人生着挺不错一脸,怎么看……都很占便宜呢。

“在下不会害你的。”话音刚落,安迷修突然往前走了一步,深蓝兜帽里的人儿哼笑一声,还未及安迷修腰部的小雷狮……

突然被揉了一把头发。很轻很轻的,发间和额头都触及到了温热的掌心。

转瞬即逝,手收回去了。雷狮还有点愣甚至没来得及理解那话的意思。
应该说这是第一次被除了母亲的人揉头发。

直到刺耳的“咔咔”开门声传来耳畔,雷狮才缓了过来。“啧。”一声极轻的不满,雷狮整理了一下并没有乱掉的头发,也跟上安迷修来到了一个小房间。

……
“差距真大。”雷狮有点惊讶。

“嗯?什么?”安迷修疑惑地笑了笑。

“这里很干净呢!”雷狮回道。上翘的尾音仿佛是在嘲讽。

“啊是的。”安迷修不以为然,“在下就住在这里。义子来了,总该整理一下。雷狮殿下,您说呢?不然也实为大不敬,对不对?”

“……哦!”雷狮在安迷修说到就住这儿的一瞬间就知道……这样问答简直反过来被安迷修玩了一套。大声地喊了一句终止这个话题。雷狮嘀咕道“新任龙族首领住小房间。稀奇稀奇。是算我没见识’。”

的确,差距甚大。这里不仅干净,而且不同房外的旷大与黑暗——这里,都点燃了许多盏烛。黑暗在这里就如尘埃,也许只能待在烛火的“盲区”里了。暖橘黄的光亮亦如星火,带来温暖和安心,仿佛之前的灰暗没有存在过视野之内,绛紫色的双眼中只剩一片暖洋……

视野之内,洋上一人,生得一张标致的脸,仿佛天生笑面,唇角勾起,亦如化坚冰之火,春色的色彩与温柔也尽在这人的眼睛里。烛火更是有一副曼妙之色,一抖一抖,洋上起着不大的波澜。

安迷修一盏一盏地点着,是在雷狮发愣看着房间的时候就开始继续点火了。因为,看上去这小家伙很喜欢。目不转睛呆呆愣愣的样子真讨喜啊。

……如果说晚霞已经过去了,那么现在还有一片晚霞,也许更美。

“我想让外面也亮些。安迷修……可以吗?”雷狮手里捧着一盏烛,作势要到走廊,问道。

“唔可以哦。殿下……一起吗?”安迷修也拿了一盏。

“一起。”

……
幽幽烛火在走廊上燃起,走廊里的暗金色浮出。雷狮和安迷修双手撑靠在窗上,风的凉爽是缕缕快意,吹拂着小雷狮红润的面颊,吹拂着柔顺的刘海

“亮多了。”雷狮长舒一口气,“我可不希望今后的日子里就住这黑蒙蒙的地。还是有点光的好。”

“住?”安迷修惊讶道,睫毛都颤动了,“……殿下不怕我嘛?”

“不是小孩儿了,不需要怕这怕那;也不是大人,不需要太多顾虑。”雷狮瞥看一眼安迷修很是纠结的脸,不以为然,斩钉截铁道。

“你说过的。”
“你不会害我的。”

那表情,是轻松的,似将信任给了一人安放。

“不许骗人。我会恨你的。”雷狮笑道。

安迷修看着那双满含星辰大海的眼,笑了。拿出一把附身小刀,割破无名指,血珠在指头上颤巍巍地浮出……
一下把指头塞进雷狮的嘴巴里,血液在雷狮的舌尖上漫开。

雷狮的鼻音轻哼了一下,舌尖一扫指头。

“嗯。不骗你。”是让人心动的温柔一笑。


tbc.

【嗯这里狮哥还是小孩子,并没有对安哥心动哦。本章就是想写伏笔而已啦嘿嘿嘿(・ω・(】

我会让狮哥长大的( ॑꒳ ॑ )老司机想开车啊。怪我咯?












惊!“恶龙”先森♞以收养名义拿下小殿下♚!(1.)

龙安【骑士哒哒!!!】×皇子雷【人类小孩:-D】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爸爸【什。】
#供奉尊贵的雷煌三殿下以示对龙族的“友好”鸭!~是所谓国度之间的和议了。

【雷煌国的供奉】

携着凛厉的寒风,这场来的突然的大雨显得格外刺骨。大敞着的高砌的城门面前,举行着一场百年来对龙族循环的供奉。

“在下会好好招待这位小殿下的。” 一如既往,安迷修微一颔首,精致的五官,抹上一个令人心安的甜笑。可这是龙啊,谁不惧怕这强大又危险的生物呢……

“还请安迷修阁下能记住约定。杀期万不能迁怒于您周方的国度……” 使者轻颤着说完了这话,并把小殿下往安迷修那一推。

安迷修好好端详了一番。真是个生的漂亮的男孩。安迷修喜滋滋地心道,遂坚定地一语撇下:“当然。在下会竭尽全力控制自己的。”然后就手拉手把年仅十岁的小殿下带回了自个老巢。

“但愿没事……”使者也心事重重地回了雷煌,虽然得他承诺,已是完成任务……

……

“以我儿性命,换万人一世平安。”雷煌国的国王在这批前去和议的人马再三叮嘱。略显苍老的脸上,紧瞥的眉和殿内沉重不堪的气氛尽显此去和议的重要性。

一旁座下的王妃只是断断续续的哭泣或颤抖着抱紧了怀中仅十岁的孩子,不敢说话;那被怀紧在胸膛的孩子却也只是漠视一切,除了手中轻抚 母亲轻颤的肩头和柔顺的长发也不再说话了。

十岁的雷狮,他默许了这个对他相当残忍的事实。临走前,他亲吻了母亲,赠一个最后阳光的笑容,随一班人马乘着马车,前去了龙族内镜的城堡,供奉了自己。

现在,看他自己啦!

魂魄雷×冥使安

1.

是光阴间摇摆不定的夜。

光明与黑暗间是一片净湖,光照亮了湖的一角,波光粼粼的水面被滤上一层鎏金色的光辉;另一角莹蓝的狱火燃烧着湖面。

还有湖间的男孩——【冥使】安。他安然地躺落在净湖面上。眼帘蒙上了翠色的眸,长而顺的褐发起起伏伏地在湖面上飘,鬓角与额间的碎发因为风的吹拂飘零。像是一种逝者的美感。

因为身体疲乏,他也不想起来了。就这样躺着休息也海星( ॑꒳ ॑ )【安哥不起来了,我就不用继续了。bushi.】

嗯,他在思考——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这是安在光阴间工作了三年后想了第3400次的心事。安去人间玩的时候,时常眺望如梦似幻流动的星辰,他觉得很美,美得凄惨,是少了什么吧……

这种感觉,好揪心……

……

睁开眼,是光与暗的世界。瞟了几眼天堂地狱的交界门,没有一个人影。今天的逝者终于没有了吗……终于下班了: )心累【。

就这样吧,也很累了……就算身为骑士也不能一整天都不休息吧……安想着,疲乏的身体瘫软下来。

“安?安?醒醒。”

清脆的女声让安睁开了眼。一张小公主的脸骤然放大。随后迎接安的是一个打响的巴掌。

“呃呃呃????艾比小姐???”安被这一巴掌拍得清醒多了//

“好啊。光阴者还玩忽职守!”艾比严肃地看着安,紧皱的眼眉表明了事情的重要性。

“艾比小姐……在下不是有意的……真的很累了…再说现在也没有人啊。我休息一下嘛。”  安苦笑,揉了揉艾比的头发。

说真的,作为光阴者,每天接待逝者,都得在天堂地狱间慎重选择,还得两头跑个没完,一整天都以微笑待人,表情就这么僵着。心累。

沉默了片刻/

“……那你自己看着办!姐是不会跟天使长求情的!好好看紧那些逝者在天堂和阴间的去向,别睡糊涂就搞错了。做错了罚下来可是重罪!”

“……会的。”

……

脚步声渐远,待安睁开眼的时候,只瞧见净湖上漂浮着众多轻灵的羽毛。【人类看到的话可以说神迹,这里指脚印/】◎安感觉心里难受,蹲坐着低垂头。“艾比小姐……在下这么做也让您失望了啊。很抱歉…”

“笨蛋…我没有啊…!”躲在天堂境内的艾比注视着安,向安那处低吼,别着嘴,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嗯?又一个逝者唉。”光阴的交界处出现一个身影。艾比想着,也算了吧,笨蛋骑士又得工作了…

“喂。”一双手突然抵在安的肩膀上。安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抬头的瞬间,瞳孔骤然放大——“好漂亮的眼睛…”

还有回味余间脑海内一闪而过的片段,那个向往自由的男孩——“海盗先生…?”

安看着这人的脸,好像记起什么了。“海盗先生”,这个尊敬也带有嘲讽意味的称呼。

“嗯?冥使大人还知道我身前是个宇宙海盗?”眼前这个男孩饶有兴趣地看着安,嘴角勾起的笑意不言而喻,是在等待答复也带着兴奋。绛紫色的眼眸中透出轻柔的光线。是万千星辰划过夜色的感受。

“唔。这个在下也不清楚……”安被这个男孩的眼神撩到了,轻柔的视线让自己避之不及,耳尖泛红,直男效应【bushi】。“啊…逝者的私人信息不得开放的说。这就很奇怪啦……呃!?”

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压制性的动作时,安的嘴就这么惊得张开,轻启的唇也不明想要说什么,到最后竟然脸红了,慌得推开身上的男孩。

“白痴你是直男效应吗。又不会怎样。”

“……”安没有说话,站起来背过男孩,单手捂着脸,冷静思考:

在下怎么了…好想抱住他?

嗯,一定是出现了对逝者的怜悯和可惜!一定!

“喂…冥使大人赶紧的啊……你脑子是不是有猫饼 。好好接待你的逝者啊。”男孩说着,还白了安一眼,不耐烦地皱眉。

“很抱歉这位小先生刚才在下头脑风暴了一下。”安转换了态度,微笑着看向男孩,“小先生可以开始回答问题了吗?”

“别先生先生的叫了。叫雷狮就好。”唤为雷狮的男孩说着,在安的身上寻着什么,腰间的带子上一块玉牌上雕刻着“安”。

“安?”雷狮扯过玉牌,在安的面前晃了一晃。

“这是在下的名……代号哦。”这是神给安的代号。安怂了怂肩,脑袋歪了一歪,眸子注视着雷狮。

“哦呀,代号?好有意思的样子。”雷狮把玉牌丢还给安,饶有趣味地点了点轻轻上扬的唇瓣,暗下的眸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关于代号大概只有在下才有了吧。噗咳,做这工作很累的。好了,闲聊时间已经够长了。”

“现任冥使安将查封您的历史,以便做出正确的选择,于天堂或阴间——”安从衣袖里拿出册子,像演讲一样认真地读着,脸上却始终挂着莫须有的笑容。手指灵活的在轻薄的书页上点着,试图寻找关于雷狮的历史。

“停。用不着。”雷狮反手扣住册子。阻止接下来安的动作。

“雷狮,你这是在破坏序。”安紧皱着眼眉,注视着眼前的男孩。

“我可没有。你自己多虑了。因为不论是天堂或地狱。我都不需要。又则,他们也不需要我。”雷狮摆了摆手,不在意什么的样子,“说不定你可能需要我?反正我赖着不走了。”说着,雷狮仰头就躺倒在净湖上。挑衅意义般看着安。

“在下没有什么缺的。不需要你。海盗大人还是乖一点的好哦。”安不为所动。毕竟这样“死皮赖脸”的逝者见多了,调节调节就好。

“我在等人。”雷狮仰头看着天边飞翔的天使以及白切黑的恶魔。后而发出一阵感叹,“竟然连星空都没有……真是无趣。”雷狮笑着,眼里却是悲伤的神色。

“嘛,等我等到他了,我就跟你走(我就走不了了。)”

“……好。”安想了想,悄悄把册子合上,想起一条光阴间的注意事项——

“对了。你不要在这里待太久,魂魄会散的,最后啊——”安蹲下身,灵巧的手指在雷狮的脑袋上弹了一下,“你哪也去不了哦。”

“你说了我也不会在意。睡您的觉先。”雷狮久违地展开阳光的笑意。这好像恋人间悄悄的逗弄,不是吗?噗。

“嗯还不行。”安无奈的挠挠头。

“放心,已经没有逝者了。”雷狮四下里望了望,此间静谧地很。

“那在下先休息一会儿了。唔谢谢?”安迷修一脸轻松地躺倒趴在湖面上。

“躺倒就睡。你可真有当年的风范。”

“在下去世之前这么贪睡的吗?啊咳。”

“算是。”

“我们是熟人吗?雷狮你知道的好多欸。”

“可熟了,都熟到床上打架去了。”

“怎么可能!!”

“嗯?……喂!你想哪里去了?死对头打架不是常见的吗?笨蛋。”

“这样吗?是在下误会了……”

“哦?你好像很失望?噗呲。”

……【聊着也睡了。

“……还真是有啊。”

“骗子。”

“安迷修。”

“我就待这陪你了。不走。我可不会像某人一样——流了点血就死了。还是当骗子的料。”

“骑士道这么可悲为什么你还要继续?”

雷狮自言自语着,难言的情绪在心里滋生。他好难受,太难受了。死了还见到这个家伙。万一他又骗自己呢?……哈,骗子。

“安迷修,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喜欢明明下了誓言又刻意撒谎的人。”

……有时候听见了比看见了难受。

tbc.

【我想要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இдஇ`)】






来自玫瑰的爱意【杰佣】

★【ooc有……杰佣哦……追妻之路不存在的,奈布哥哥倒过来追杰克先生( ॑꒳ ॑ )】

杰克来到这个暗流涌动的庄园可能是为了丰厚的奖金,亦或许一展开膛手杰克内里的阴暗与血腥。

……

以杀戮为乐的开膛手杰克——

他带着标志性凶器指刃来到这个阴暗的庄园,尖刃闪着异样的寒光,游戏的开始,是鲜血的宿营地。刺激性的鲜血顺着刀锋流下……无一不是一种杰克对求生者莫须有的嘲讽。

杀戮,大概是杰克唯一的乐趣。从布偶熊开始肆意戳破,到现在猩红的杀意渐浓。这位先生他经历了什么,并不知道。

——

杰克不记得在这儿留下了多少伤口。他只觉得,看着那些愚昧的求生者在自己的银刃下瑟瑟发抖的样子,也别有一番滋味呢。

不过,这是之前的事了。杰克觉得,自己变了,从那个叫“奈布.萨贝达”的人进入这个庄园的那刻起,从奈布从他开膛手杰克手底下伤痕累累地逃掉的那刻起——杰克就开始关注这个孩子了。

在那之后,他不明白心里有什么在酝酿,在变化。感觉心底是慌张,兴奋的。

他认为自己该冷静一下了,这不像他。于是就出现了杰克在庄园冷静一个月的事情。

……

【是在庄园享受红茶的一段时间ing.【现在。】

这会儿业绩排行第一竟然是那个小疯子,蝶姐也很强呢……

杰克绅士地坐在华丽的金丝椅上,想着,也端着小茶杯细细品味红茶的苦涩与甘甜,茶中刺激性的事物引得杰克一阵舒缓。

嗯哼。休息了一段时间也该工作了呢。

“喵~”

一声悦耳的猫叫传入耳中。还没等杰克反应过来那只可人的猫猫就跃上了杰克的怀里,湖蓝色的眼瞳瞥了一眼杰克的脸庞,就弯起小尾巴美滋滋趴在杰克的大腿上。

他怎么来了……在我临走前看我一眼吗?……咳。可爱……

“‘奈布’,我要工作了哦。下来好不好?”杰克很无奈地给腿上的猫咪顺了顺毛,脸上的笑意却从始至终没有淡过,金亮的瞳眸就注视着这个小家伙,轻柔的视线让怀里的猫猫放松下来。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跃出杰克的怀里,轻脚点地。人畜无害的蓝眼睛看着杰克。有点失落。

“喵?……”

“晚上我给你多准备点吃的?不要不高兴啦。”杰克微笑着揉了揉“奈布”头顶的毛发。双手抱起来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放下了,招呼一声就走了。

——而这一温馨送主的场景。让玫瑰园里的奈布.萨贝达看得清清楚楚。

“哦啦。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啊啊,我亲爱的杰克先生……我还能在你身上发现多少有趣的东西呢。我好期待啊。嗯哼。”

奈布随手衔走一朵玫瑰,手心里捧着花,眼里端详着,丝丝晕红的血色顺着小臂流了下来。

“游戏开始了啊……”

tbc.





甜甜的巧克力有时候能成为慰藉品【七夕贺文】

“三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

皇宫里回荡着仆人们急迫的声音,以至于禁地后花园还存荡着令人烦躁的合声。

“烦死了……”躲在后花园被花团锦簇的栅栏后,真的是个绝佳躲藏之处,不会露出一点马脚,浓郁的花香完美的掩盖了雷狮身上的因为步履匆忙而有的汗臭。

待脚步与合声渐远,雷狮小心谨慎地从茂密的枝叶缝隙间探了探,张望着,确定人都走光的时候——

……

……

“母妃。雷狮来看你咯。开不开心?……”男孩带着无神的双眼站在一座精雕细刻的坟墓前,玫瑰花攥紧在手里,花刺戳破了白皙的皮肤,刺激性的视觉观让人只觉猩红,血色顺着手臂的下摆流下。他低垂着脑袋,像有无数残破不堪令人难以设想猩红得泛滥的事件一股泉涌般涌进脑袋,使其沉重。

“今天可是七夕,殿下要在这个充斥糖罐气味的节日里多笑笑哦。”

脑海里像钟摆的准点般猛然响起那个小骑士的温和的声音——

“安安安迷修?!”突然被拨开花丛被人发现的感觉实在有些吓人,“你干什么啊!吓不吓人?!”雷狮自知处境,低吼着揪住安迷修整洁的衣领。而后平复心情放手。安迷修被雷狮的举动弄得蒙圈:“我?????在下干了森莫?????”安迷修僵持的嘴角和滴落在松土上的冷汗让雷狮不禁白他一眼。摆摆手示意他走人,别坏他好事——

“殿下。”安迷修不甘,别起小嘴突然一个墙咚,翠色的眼眸看着一脸淡漠的雷狮,“在下怎么了?有什么让您不满的吗?”因为是背面,阴影覆盖过雷狮的半个身子,他半低着头,薄唇轻启要说什么,又止住了。眼神冰冷,细碎的鬓角随香风飘零,因而坐落在地面嫩白的花瓣也顺着风向飘向了一处宽敞。

——是一座精雕细刻的墓碑。碑座上落着高贵的玫瑰花……

这件事皇宫里的人都知道,雷狮的母妃就在三个月前去世了,死因蹊跷,无人知晓。在雷狮这里谈及他的母妃——死路一条。他知道的,他什么都知道。不能说而已。啊好烦呐……

“那么,现在知道了吗?”雷狮冷着眼看向一脸忧心的安迷修。

祭奠戴莉亚王妃的人——死罪。

安迷修明白。殿下……请不要做出这样的表情……会让人难受的。安迷修此时的笑容里是苦笑,无奈,还有在雷狮看来莫须有的心疼。

安迷修,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除了卡米尔还有谁会为我难受?请动动你的脑子。不要让人质疑你这个白痴才有的智商。雷狮的眼瞳骤缩,瞥眉轻笑想看安迷修接下来的表情。

“是啊是啊,在下仅有的智商可都献给殿下您老了。”安迷修说着还叹了一口气,像是调侃成功后的舒缓。安迷修轻笑着,直勾勾地看着身下人。

“我……”雷狮皱眉,嘴角抽搐着。不满的表情流露。

“费尽心思了解一下?我的小殿下。”一个标准的绅士微笑//

“你没必要这样。还有……”雷狮忍不了了,一把推开身上一直压制于他的小骑士,“这什么动作啊!安迷修你能有点自觉吗?”说这话时雷狮脸不红心不跳,就是耳尖泛红,嗯仅此而已。

“……”

“唔?”

“很甜吧?白巧克力哦。我师傅做的呢。”安迷修满足的看着雷狮嚼着巧克力,齿间与巧克力面壁的碰撞流露出浓香。

顺手又塞了几颗巧克力放在雷狮的手心里,塞完以后就跑路了,“殿下一定要吃哦。”

这一颗是心形的,一样的白巧克力,吃出来的味道一样的甜,不过感觉更好了。

——

“七夕快乐,母妃。”这颗巧克力,雷狮是带着眼泪吃完的。巧克力上还有眼泪的滋味。

“谢啦。小骑士。”

End.

自己的作品,观看和热度真的,我不想说话了。bcy也一样。我……不说了,我更文去了。

01【对你的喜欢只能用泪与隔绝表达

跟随着一串小巧的脚印,来到一座空荡荡的园子里,园子里的某棵大树底下有一本玄色的日记簿,那是旅行者格瑞的过往,不过,只有寥寥30天的经历——

……

……

7.26

28天了,他已经不在了,在我面前的是他的坟墓。呐,亏得白鸟先生陪着我。不然抑郁症都冒出来了。

7.27

简直是无望的期许嘛……我是不是要带着白鸟先生去旅行一趟,放松放松?现在精神不好吧。格瑞,你想什么啊,嘉德罗斯已经死了……

7.28

嗯,他回来了。我要告诉他,我心悦他…我要带他走。

                                          ——记于2018.7.28

一个黑发红瞳的女孩途径此地,翻看了这本日记,她微笑着,似乎很满足……

……

“都几天了,伤口还在渗血,肯定很疼吧……那个自大狂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打架就算了,弄成这样的重伤!”坐在病床边上的金一直在絮叨个不停,鼓着嘴,紧皱着眉,眼眶通红,还有即将迸发的泪珠,看样子在怨念着谁。

“好了金,又不会怎样。”病床上脸色苍白的格瑞安慰似的拍了拍金的背。

“……格瑞,你有这精力,怎么也不和我多说说话啊。”金低头看着自己在床下乱荡悠的脚,别着小嘴,蓝色的眸子时不时飘向格瑞。

“我知道你很担心,心里很紧张。好了,没事。”格瑞歪着头把耳边的鬓角绕后,并不在意什么。

“况且我本来就不想说什么。你也不是一直在我耳边讲吗?插嘴也插不上。”格瑞挤出一个微笑,用食指勾了勾金挺挺的鼻子,“我能听你讲完就不错了。要求还挺多?”

“好吧……身为你强劲的发小,我金是会好好照顾格瑞你的!!”

“嗯,知道了。去小超市给我买一瓶……”格瑞的目光忽的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算了,买两瓶吧。”

“好der!”一阵金风冲出病房——

门外淡漠的一双金眸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那个破门而出的“傻小子”,掐灭了手里的燃起片刻香烟,头也不回地就把烟头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开门走进凉意丝丝的单间病房。

“两手空的就来了啊,嘉德罗斯?”格瑞拍拍边上的一点床铺示意来门的金发少年坐下。

“那你还指望我带什么?我没那功夫。”嘉德罗斯用脚一勾门边,靠在格瑞对着面的墙上,没有坐在格瑞旁边的意示,不过歪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披头散发的格瑞。

“……没人觉得你现在简直病态得让人下不去手吗?”嘉德罗斯用手抚上自己的眼睛,感觉是对格瑞的无奈,还有心疼。毕竟是自己心恋的人。可没有说出实情就是另一回事了。从嘉德罗斯嘴里蹦出的字,他自己在下一秒也蒙了。

“……什么意思?”格瑞手里攥着被子,有些紧张【?】心里只有两个想法。一个呢,在他眼里是比较愚钝的,另一个是比较现实的——

“如你所想,我本来还想再打一架的。”

“……”果然,还是第二种吧。脸上的红云在下一秒消失了。

格瑞,你是笨蛋吗?嘉德罗斯怎么会有那种想法?你完全是妄想而已。你想什么啊?暗恋就好好暗恋,指不准人家还不喜欢你呢……

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吐槽的格瑞叹了一口气。

嗯,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气氛有点闹僵了。

“pong!”原本正垂头不知道思索什么的两人被这一声巨响【开门声】吓得警惕起来,抬头就盯着门口。

——“格瑞!你的奶!”

丢/

接住这两瓶牛奶的不是格瑞,是嘉德罗斯。“渣渣,你有没有点意识?不觉得很危险吗?玻璃瓶装的你也敢扔给格瑞啊。”

病床上的格瑞注意点大概是在嘉德罗斯好像在关心自己……格瑞愣了一下,看着嘉德罗斯,感觉嘉德罗斯的男友力莫名MAX.【bushi】嘉德罗斯好像变了很多……然后闷头就钻进被子里思索去了。

“格瑞才不会在意!你看他都睡觉了!还有,你这个自大狂怎么来了?”

“我爱来不来,需要你这个无名小卒来管吗?”

“你!我才不是无名小卒!!”

“渣渣没资格和强者评头论足,不是吗。”

“自大狂你给我闭嘴!”

……

【吵了很久hhh】

夜色弥漫,静的只能听见蛐蛐好听的鸣叫。

……

“醒了?被人服侍的感觉好吗?”嘉德罗斯就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拿着微凉的毛巾抚着格瑞的额头,别着嘴,好无奈的样子,鎏金色的眼眸里透出格瑞发烧的模样。

他的眼睛真的太纯了,感觉一点心思想法也没有。是因为人造人吗?……

“………不知道。”( ‘-ωก̀ )

“格瑞,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话题终结者。一句话破气氛。”´_>`

“……就感觉身体挺舒服的而已。没那个时候闷……”

“那个时候……噗。”

“别笑了……汉堡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我很好奇啊……”嘉德罗斯的一只手撑着下巴,衬出俊俏的脸庞,一种莫名宠溺的笑意在嘉德罗斯的脸上浮现,“你不可能会做那种蠢事的。怎的还会钻被窝里?不闷吗?咳。”

“……嗯…贴纸——”格瑞修长的手指在那张即将被蹭掉的星星贴纸上再撵了一下,“要掉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紫莹的眼睛却代替了很多。

嘉德罗斯的脸好软……

格瑞这么想着,就再揉了一下。

“咳。”

脸红的发烧感了解一下。

【咳咳,嘉德罗斯今个儿体会到了

“唔……”反应过来的时候,嘉德罗斯一把就拍开了格瑞的手,然后什么话也没说,抿着唇,眼神飘忽,还嘀咕着——“混蛋格瑞…”

格瑞在干么呢?他就一直看着自己的手。萌生出一种想法——可能我是第一个尝到鲜的……真的好嫩……

一时间安静了好久,不过二位的心理活动都超高的说。

不过呢。在嘉德罗斯想起自己该干什么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了——

“……好了,你乖乖躺好就行,等会儿那个渣渣泡好奶就回来了。”嘉德罗斯起身要走的阵仗让格瑞下意识地扯住了嘉德罗斯的衣角,“你要走了?”

愣了一下,嘉德罗斯小心翼翼地掰开了格瑞的手,“现在就。”

“……啊抱歉。刚才的举动你当没看见吧,并不是有心的。”格瑞缓缓地说着,“并不在意”的样子让本想留步的嘉德罗斯一咬牙——

“嗯。”

他转身走了,关门的时候,都没看格瑞一眼。

“啊,是我多想了呢。”

——是打湿被褥的泪。

tbc.

这里说一下,嘉嘉跟格瑞打架其原因就是烦躁。伤口挺多的说。得飞鸟症的是嘉嘉。【2】就是写嘉嘉去天台自杀森莫的。刀子啊下章ummm´_>`那个,请放心,结局保证糖。